白芒闪动,血光飞溅,我右手挥舞着激光刀,无情地劈杀着前来阻挡的魔族士兵,十成的异能聚集刀身,我状若疯虎,纵横驰骋,一群又一群的魔族士兵在刀下倒下,可是越来越多的魔族高手闻风赶至,漫天都是人影,魔族的公子忽倒也并不为难褚汶,他将林场两成的资产划到了褚汶的名下,令褚汶为他打理,褚汶从此就成了公子忽林场的大管事。当时有人劝公子忽说褚汶聪明犀利,让他掌握大权,将来可能暗地里作怪。不过公子忽却只是笑,说

来源:693377.cn 扬州晚报 2020-5-10

卡丽亚花容失色地抱住我惊声道。

我一把推开她跌跌撞撞地奔向牢房师妹依然呆呆地望着我那双眼睛那双曾经比春风更柔与比*更美好的眼睛呆呆地望着我像是在看一个陌生的动物。

我悲吼一声什么人类存亡刺杀计划全都被我抛在了脑后此刻我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我闪电般拔出激光刀疯狂劈下钢铁栅栏在眩目的白芒中立刻变得粉碎!

身后卡丽亚的尖叫声变得异常远我左手抱起浑然不成人样的师妹右手执刀怒狮般地冲了出去。


等到七日之后褚汶的使者带着大车登上澜州的山原时他们惊恐的发现澜州来年的所有木材都已经是公子忽的了。那时公子忽正坐在晋侯的府邸中饮酒从容不迫的说这笔豪赌一年之内就能收回利润。

确实如他所料当他掌握了销金河的木材。褚汶就彻底落在了下风这个主意本是他想出来的但是有如一把双刃剑可以伤到公子忽也能伤到他自我。褚汶的林场无法低档来自销金河的木材狂流仅仅一年间曾经富甲南淮的褚汶不得不将全部的林场出售给公子忽还背上了无数的欠债。

公子忽看他木然的递上林场的地契也长叹一声仿佛这声叹息已经压抑了整整一年。

“只差一线”公子忽说“在这里奉上地契的就是我而不是你了。”

上海胜华 http://www.shenghua-group.cn